山东直接供应电折戟 中国电价操纵第生龙活虎案浮出水面【www.2003.com】

“价格雷同不叫联盟,那什么是联盟?数家发电企业每次交易都是一个价格,还不叫联盟吗?”9月22日,山西9月份月度电力直接交易结果新鲜出炉,面对新一轮竞价结果,惨遭流标的李浩气愤不已。

8月3日,首例直供电价格垄断协议案查处结果出炉。发改委依法共计开出了7338万元的罚单。其中,23家山西省火电企业被罚7288万元,作为垄断行为组织者的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被顶格处以50万元罚金。

为维护电力市场公平竞争,保障电力体制改革深入推进,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指导山西省发展改革委对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组织23家火电企业达成并实施直供电价格垄断协议一案作出处理决定,依法处罚7338万元。  2016年1月29日,全国12358价格监管平台和山西省政府有关部门接到举报,反映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组织部分火电企业召开大用户直供座谈会,签署《山西省火电企业防止恶意竞争
保障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公约》,涉嫌非法垄断直供电价格。  调查发现,2016年1月14日下午,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召集大唐、国电、华能、华电4家央企发电集团山西公司,漳泽电力、格盟能源、晋能电力、西山煤电4家省属发电集团,以及15家发电厂,在太原市召开火电企业大用户直供座谈会,共同协商直供电交易价格,签订公约,并确定2016年山西省第二批大用户直供电报价较上网标杆电价让利幅度不超过0.02元/千瓦时,最低交易报价为0.30元/千瓦时。  经对销售数据进行核实,各涉案企业实施了直供电价格垄断协议。价格主管部门依法开展反垄断调查后,涉案企业按照法律要求及时进行了整改,由买卖双方根据市场情况公平确定直供电交易价格。  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组织23家火电企业通过垄断协议控制直供电交易价格的行为,违反了《反垄断法》规定,违背了国家电力改革中引入竞争、鼓励大型工业用户向发电企业直接购电、交易双方协商定价的原则,不利于通过市场化、法治化的手段有效推进火电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排除、限制了直供电市场的公平竞争,增加了下游实体企业的用电负担,损害了消费者利益。  国家发展改革委指导山西省发展改革委依法作出处理决定,对达成垄断协议发挥组织作用的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依法从重处罚,顶格罚款50万元,对参与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积极配合调查、认真整改的涉案企业处上年度相关销售额1%罚款,对23家涉案企业合计罚款7288万元。  国家发展改革委将持续加强反垄断监管,实现反垄断执法常态化,依法制止各领域限制竞争措施,严肃查处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违法行为,切实维护公平竞争秩序,保障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降低实体企业负担,保护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李浩是山西一家民营企业的负责人,自去年转投售电市场,本以为可以赚得盆满钵满,却没想到接连遭遇滑铁卢。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23家火电企业,包括大唐、国电、华能、华电4家央企发电集团山西公司。此外,漳泽电力、格盟能源、晋能电力、西山煤电4家省属发电集团也名列其中。

“这个月又赔了200万,山西电力市场太不规范了!”李浩坦言,“我选择流标是无奈之举,是一种反抗。流标赔给用户,总比赔给交易中心好。”

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电力市场化改革中,直供电交易是推进市场化机制建立的一个重要方面。目前电力市场化改革开始的时间还不是太长,企业就形成类似的价格同盟,这是典型的违反《反垄断法》的行为,不利于之后整体电力市场化改革的推动。发改委这个处罚能够起到震慑作用,规范市场竞争秩序,这对全国电力市场化改革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接连遭遇竞价失败后,李浩的心中充满疑问:第一二批用户参加月度交易,第三批用户却被分在供热专场,为何区别对待?参与月度竞争的发电企业接连出现报价雷同,还构不成联盟?

合谋电企被罚7000多万

与此同时,《能源》记者获悉:山西一家第三方售电公司已向相关监管部门提出申诉,称“电厂统一报价305元/兆瓦时,电厂侧售电公司统一报价322.2元/兆瓦时。抱团操作价格将直接导致所有购电方无法正常按照市场化进行交易策略研究报价。”

袁家海解释说,所谓直供电交易,是指在原本的发电计划中,拿出一定比例,有些地方达到20%到30%,由工商业企业和发电企业直接竞价形成价格。通过这种方式,企业可享受更低电价,降低成本。

而不久之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刚刚指导山西省发展改革委对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组织23家火电企业达成并实施直供电价格垄断协议一案作出处理决定,并依法处罚7338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山西从2013年起作为试点省份开始大用户直供电交易,随后该省大用户直供电交易量逐年增加,这也被业内看作推动全国电力市场化改革的突破口。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公布10年、实施9年来,第一次对大型电力企业开出罚单。

但有些单位却把这个经给念歪了。根据发改委披露的信息,2016年1月14日下午,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召集大唐、国电、华能、华电4家央企发电集团山西公司,漳泽电力、格盟能源、晋能电力、西山煤电4家省属发电集团,以及15家发电厂,在太原市召开火电企业大用户直供座谈会,共同协商直供电交易价格,签署公约,并确定2016年山西省第二批大用户直供电报价较上网标杆电价让利幅度不超过0.02元/千瓦时,最低交易报价为0.30元/千瓦时。

然而,垄断案余温未散,被处罚的企业和电厂中的一些企业却再次出现在此次被申诉的统一报价企业名单中,不禁让人咋舌。

本来应该由购电方、售电方共同协商确定的价格,却这样被售电方单方面决定下来了,这显然有违直供电改革的初衷。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以来煤价屡屡冲击600元关口,对火电企业造成了巨大成本压力,那么山西电企此举是否是迫不得已呢?

7338万元的垄断处罚缘何而来?作为大用户直供电交易的试点省份,山西缘何被推上“风口浪尖”?

对此,记者调查发现,2016年1月,当时秦皇岛港、曹妃甸港等地的5500大卡动力煤主流成交价格仅为370元/吨~
380元/吨。在这种情况下,电企2016年迫于成本压力而结成价格同盟的理由难以成立。

电价垄断第一案

即便有成本压力,也不能单方面确定直供电价格。一位电力行业研究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强调说,不管煤炭价格如何,电厂都不应该抱团去定价。

从2016年1月14日下午三点太原市西山酒店三楼会议室那场热闹的“大用户直供座谈会”开始,到8月3日案件尘埃落定,历时568天的中国电力价格垄断第一案尽数浮出水面。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记者表示,直供电交易,应当是供需双方决定价格。在目前电力整体供应过剩的情况下,出现了部分电厂为自身利益选择多家合谋、限制让利幅度的情况。目前许多地方都在试点大用户直供电交易,如果这个趋势得不到遏制的话,今后就会扰乱正常的电力市场交易秩序。

“过程曲折,历尽艰难。”具有8年多反垄断办案经验的国家发展改革委价监局反垄断二处处长徐新宇用三个“没想到”回顾了这场印象深刻的交锋:“没想到我们的国有企业和行业协会的竞争法律意识如此淡薄,没想到案件推进这般艰难,没想到大用户直供电改革颇为不易。”

前述电力行业研究人士表示,目前许多地方还存在电厂直供电价只降2到3分钱的情况,其中或多或少可能存在共同商定价格的行为,实际上直供电价格可降空间非常大。

2016年1月24日,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组织部分火电企业组织召开了火电企业大用户直供座谈会。

行业协会遭顶格处罚

会上,9家电力集团、15家独立发电厂签字通过《山西省火电企业防止恶意竞争保障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公约》。

究竟什么样的行为才构成价格垄断呢?前述电力行业研究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市场经济国家里,同业坐到一起,只要谈论了供应的价格具体该怎么定,谈到供应的行为,这就涉嫌垄断。

《公约》第五条规定:“根据市场情况,各大发电集团及发电企业,按照成本加微利的原则,测算大用户直供最低交易报价,省电力行协加权平均后公布执行”,约定了2016年第二批直供电交易报价较上网标杆电价降幅不高于0.02元/千瓦时。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起垄断案中,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起到了召集者的作用。发改委通报原文称,全国12358价格监管平台和山西省政府有关部门接到举报,反映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组织部分火电企业召开大用户直供座谈会,签署《山西省火电企业防止恶意竞争
保障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公约》,涉嫌非法垄断直供电价格。

然而,正是这一纸公约成为了国家发改委价监局处罚的直接依据。

公开资料显示,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是一个自律、中介、非赢利的行业管理组织,是社会团体法人。发改委表示,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违反了《反垄断法》规定,违背了国家电力改革中引入竞争、鼓励大型工业用户向发电企业直接购电、交易双方协商定价的原则,不利于通过市场化、法治化的手段有效推进火电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排除、限制了直供电市场的公平竞争,增加了下游实体企业的用电负担,损害了消费者利益。目前该协会因此事已被依法从重处罚,顶格罚款50万元。

“整个案件产生的根源在于山西省把本来应该统一组织的电力直接交易进行了切分,造成了市场分割的格局,在结果上让电解铝企业在电力交易中享受了极端低廉的电价。而发电企业在第一批直接交易中由于降价幅度过大,出于成本考虑,在第二批交易中不再愿意对用户降得更多。”浙江财经大学中国政府监管研究院能源监管研究部徐骏分析。

在其看来,问题的根源出在山西省电力直接交易的组织安排上,而且这种安排直接违反了《国务院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国发[2016]34号),在电力直接交易中没有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环境,让所有符合条件的用户与发电企业在同一批直接交易中达成交易,是对电解铝企业明显存在着利益倾斜。

“建议有关部门应对各地的电力直接交易开展公平竞争审查。”徐骏说。

那么,企业经营不景气能否成为申辩理由?在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竞争法中心主任黄勇看来,经营者如主张不适用《反垄断法》,应依据《反垄断法》第十五条的规定,承担举证责任,证明其协议或通过共谋而实施的协同行为不会严重限制相关市场的竞争,并且能够使消费者分享由此产生的利益。

山东直接供应电折戟 中国电价操纵第生龙活虎案浮出水面【www.2003.com】。“该案属于横向垄断,申辩理由无法改变违法事实。”黄勇说。

自2008年8月1日《反垄断法》生效以来,发改委系统、工商系统反垄断执法机构都曾查处过国企。其中,石化、水务等自然垄断行业内国企涉案也不少见。而在电力领域,该案却是第一例。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