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建林:从“扭亏大王”到“恒逸帮主”,不断努力描摹出化学纤维国有集团样板_资源消息_衣裳工业网www.2003.com

恒逸集团在聚酯和PTA领域所取得的巨大成功,引起了国有企业“老大哥”中石化的关注和青睐。随着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深入推进,中石化巴陵分公司与恒逸石化股份公司于2011年各按50%比例,联合组建了浙江巴陵恒逸己内酰胺有限责任公司,这也成为中石化与民营企业在己内酰胺领域合作成立的首个合资项目。由此,恒逸集团也在国内形成了“涤纶+锦纶”双产业链驱动模式。

其实在此之前,《杭州市萧山区提升城市环境质量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年)》在萧山政府网上正式公布。

步入2013年,国内化纤行业始终“不平静”:2月25日,恒逸石化公布文莱项目获批,43.2亿美元的总投资创下民企境外投资新记录;两天之后,荣盛新疆天然气化工项目正式落户阿克苏,300亿元的投资一举成为全国产业援疆最大额度。  如此巨额投资,堪称“气势恢宏”,让大多数同业民企可望不可及。而这两家化纤企业都拥有一个共同的标签:萧山。  其实,从去年开始,化纤行业发展脚步放缓,PTA、聚酯等化纤产品价格下行,不少企业已过起了“缩衣紧食”的日子。但萧山化纤龙头企业却敢于逆势大手笔投资,成为整个行业的一大亮点。  危难之处显身手。行业发展趋势下行,加剧了同业破产兼并以及洗牌,这会让强者更强。对于萧山“石化双雄”恒逸和荣盛来说,目前更是一个不断发展壮大的“良机”。  另一方面,作为萧山第一大主导产业,化纤纺织产值早已破千亿元,并形成了强大的集聚效应。然而,产业发展越成熟,瓶颈也就越易显现,比如乙二醇,这是用于生产聚酯的两种主要原料之一,可目前包括萧山在内的国内化纤企业几乎完全依赖从中东进口,这形成两大问题:原料价格奇高,以及供货不稳定。  因此,倘若仍想占据制高点,萧山化纤业必须“更上一层楼”,进入全新转型通道,内部实现更新升级。而以恒逸和荣盛为代表的萧山化纤企业已经在落实,他们给出的方式是:打通产业上下游,开辟新增利润点。  恒逸文莱项目指的是加工800万吨原油的石化项目(PMB项目),该项目主要产品之一为PX,年产能150万吨,而PX是生产PTA重要原料,目前进口比重超过65%。项目一旦建成,恒逸现有的PTA-PET-POY产业链将延伸至PX,并顺利实现向上游进军。荣盛亦如是。新疆项目就是利用当地丰富的天然气生产乙二醇,全部投产后年产能180万吨,创造年销售收入约230亿元,不仅能完全实现自给,还能填补国内市场空白,成为新增利润点。  “石化双雄”显然不仅仅满足于此。恒逸己内酰胺项目如今已投产,20万吨的年产能已满足不了现有的25万吨订单量,更深层的意义在于,恒逸从此形成了国内独一无二的“涤纶(原料为PTA)+锦纶(原料为己内酰胺)”双产业链模式;而荣盛的盛元化纤年产40万吨差别化聚酯纤维项目建设也已进入尾声,4条全新聚酯纺丝加弹生产线呼之欲出,目前聚酯区块和纺丝区块已投产。  此外萧山还在规划设计化纤科技城,近期或将挂牌。科技城规划面积17.7平方公里,由产业发展区、商务核心区、科教大学城三大主导功能区组成,到2015年总产值将达到1000亿元。

“文莱项目不仅代表恒逸品牌,更代表中国石化工业的品牌,我们责任重大,使命光荣。”邱建林说道。

萧山区委书记盛阅春说,如果衙前的转型升级做好了,整个萧山传统产业的改造提升也一定可以转好。确实,在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的当下,萧山正奔跑在从传统工业大区向创新创业新城加速转变的最佳跑道上,把提振壮大实体经济摆在更突出位置,萧山不仅需要大力培育信息经济、人工智能、高端装备制造、大健康、金融和会展等战略新兴产业,更需要擦亮传统经济的金字招牌,让老树开出新花。而化纤纺织行业的倒逼转型,已经进入倒计时。

恒逸集团在聚酯和PTA领域所取得的巨大成功,引起了国有企业“老大哥”中石化的关注和青睐。随着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深入推进,中石化巴陵分公司与恒逸石化股份公司于2011年各按50%比例,联合组建了浙江巴陵恒逸己内酰胺有限责任公司,这也成为中石化与民营企业在己内酰胺领域合作成立的首个合资项目。由此,恒逸集团也在国内形成了“涤纶+锦纶”双产业链驱动模式。

具体工作落实安排包括:计划关停企业(作坊)1000家;整治提升企业1000家;全部8家再生纤维企业全部关停;关停绕城线内化纤(聚酯)企业2家,由现在的14家控制到12家以下;关停绕城线内印染企业,将现有的35家印染企业整合成不多于19家企业

此后,在萧山吹响工业“冲千亿”嘹亮号角的鼓舞下,恒逸又乘势而上,快马加鞭,分3期建成了年聚合能力达60万吨的生产线,从而影响了聚酯行业的产业格局。此后一段时期,全国先后有50多家企业进入聚酯行业,从而使我国聚酯产能大大提高,中国聚酯产品依赖进口的局面得到有效改善。

可以说,这是萧山必须跨越的突破点。而萧山区也势如破竹地行进着,转型从衙前开始。今后,包括衙前在内萧山的化纤纺织企业将重新整合、创新提升进入位于益农的10.8平方公里的纤维新材料产业生态区。这样一场资源的重新整合之后,化纤纺织这棵传统经济的老树也将不断萌发出创新发展的嫩芽。

邱建林:从“扭亏大王”到“恒逸帮主”,不断努力描摹出化学纤维国有集团样板_资源消息_衣裳工业网www.2003.com。当时有人认为,恒逸集团这是要进行“海外豪赌”,但是邱建林态度坚定。耗时5年多,最终,恒逸集团锁定文莱作为恒逸集团“走出国门”的第一站。2014年,恒逸集团将国际化版图的第一面旗帜插上了文莱大摩拉岛,首期预算投资34.45亿美元,在文莱大摩拉岛建设千万吨级炼油化工项目。恒逸文莱炼化项目是中国民营企业迄今为止最大的海外投资项目,也是文莱建国以来最大的投资项目,也被列入首批“一带一路”的重点建设项目。

位于衙前镇的恒逸聚合物公司,是20年前建成的老工厂。益农的盛元化纤是萧山化纤行业目前最为先进的智慧新工厂。恒逸集团董事长邱建林说,同样的原料成本,老工厂仅能耗就比新工厂高出40%。要达到同样的产值,老工厂需要100亩土地,可能新工厂只需一半。

宁波PTA项目获得成功后,为响应国家“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和“建设海南洋浦国家经济开发区”号召,邱建林北上大连,投资建设大连逸盛大化石化有限公司;南下海南洋浦,设立海南逸盛石化有限公司。而今,宁波、大连和海南三个项目PTA年产能合计达1350万吨,占据全球规模首位,拥有了PTA市场的“定价权”。

关停、搬迁,萧山纺织化纤行业无疑将迎来巨变!

随着中国加入WTO步伐日益临近,国家逐步放宽了民营企业市场准入的条件。1999年,邱建林捕捉到了一个进军聚酯行业的切入点,与中学同学项兴富——兴惠化纤董事长一拍即合,决定摒弃“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狭隘观念,变竞争为合作,合资上马聚酯熔体直纺项目,此举成为恒逸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之一。

化纤行业,对萧山这个城市而言非同一般!全国16.5%的产能,全世界12.3%的产能都来自于这里。但这个化纤产业的重要基地,近年来同样面临着转型升级,而转型难点又在衙前,这里仅化纤企业就有4家为中国民企500强。

“萧山色织厂的前身是1974年创建的衙前公社针织厂,我接手时总资产只有260万元,其中有200万元的银行债务,年销售收入还不到1000万元。在200多名职工中,约有60%的职工是小学以下学历,有些甚至是文盲,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邱建林说这是他接手时整个厂的真实家底。

对衙前来说,这也是腾笼换鸟的开始。它将以地铁站为核心,打造1.2平方公里的以民营化纤企业总部为主的产城融合示范区。这是城市倒逼,衙前也抓住了城市化的机遇。

机会总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企业。1996年10月,萧山市出台《关于今年第四季度集中时间集中精力整体推进企业转制的工作意见》,加快企业转制步伐,由于恒逸集团在各方面的突出表现,被列为首批转制企业进行评估。很快,到了1997年上半年,恒逸集团转制成功,蜕变为民营企业,以邱建林为代表的经营团队拥有了企业绝大多数的股份。通过企业转制,恒逸集团按照“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16字方针,逐步建立起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以现代企业制度的架构正式登上市场经济的舞台。

今年,萧山化纤纺织行业被列入全省21个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试点,这催促邱建林开展更深层次的思考。

邱建林认为,在国际竞争中,必须进一步提升产品档次,优化产品结构,实现自主研发和创新,最终提升恒逸品牌价值。因此,在恒逸集团的国际化布局中,必须在做精“面包”的同时,着力降低“面包”的生产成本,从而拉开与原料价格的差距,才能保证在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

从规划上来看,未来三年,萧山纺织化纤行业无疑将迎来一场巨变!

2001年,恒逸在全国民营企业中率先成功涉足聚酯熔体直纺项目,仅用了19个月零18天的时间,写下了一个在国内同类工程建设中速度最快的“神话”,为恒逸集团第二个五年发展战略规划开好了头、起好了步。这一年,恒逸集团产销首次突破10亿元,被作为企业典型在央视《新闻联播》栏目播出。

“既然选择了实业,就要脚踏实地、持之以恒,就要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坚定不移地做大、做强、做精主业。而要做大、做强、做精主业,必须打响恒逸品牌。”作为国内较早拥有“品牌意识”的企业家之一,他在1993年就为企业明确了品牌个性定位,选用“恒逸”作为企业的品牌和公司的名称,寓意“持续走在别人的前面”。

“扭亏厂长”咬定纺织不放松

此外,围绕“集中精力、发挥优势,扩大主业规模,向产业链的中上游挺进”的战略部署,恒逸集团还分步剥离了织造业务。

“人活在世上,就应该执着于事业,为家乡父老乡亲的富裕,为地方经济的发展,为我们国家的强大,做出应有的贡献。”邱建林说。

“只有倒闭的企业,没有倒闭的行业!”“让中国悠久的纺织历史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再次闪射耀眼的光芒!”当时,醒目的大幅标语赫然出现在恒逸厂区,一份从未有过的历史责任感也在邱建林的心头油然而生。此后,卸下了印染的包袱,邱建林带领团队集中精力,发挥优势,坚定地踏上了“向产业链中上游挺进的纵向一体化发展”道路。

升级嬗变:

1991年8月,衙前镇党委书记又一次找邱建林谈话,组织决定把他调任另一家濒临倒闭的镇办小厂——萧山色织厂担任厂长。这次临危受命,使邱建林又变身“拼命三郎”,改写了萧山色织厂的历史,也成就了他人生的巨大转折。

在当年的会上,邱建林提出,要适当放慢发展速度,使企业由“高速增长”过渡到“苦练内功”的发展阶段。“从长远来看,企业超常规发展肯定是违背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的,我们务必时刻保持冷静的头脑。”他说。

“一年到头,我难得有几餐饭与家人一起吃,难得有几夜睡过安稳觉!”艰苦创业几乎是每一个企业家的人生底色,对于邱建林来说也不例外。他扑下身子,发扬“走遍千山万水、说尽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尝遍千辛万苦”的“四千精神”,在狠抓现场管理的同时,紧跟市场潮流,扩大有效生产,当年年底企业一举摘掉了“亏损帽”。

衙前所处的萧绍地区,自南宋开始就兴起了土纺土织业。1986年,衙前附近的柯桥建起了棚屋式轻纺市场,带动了周边纺织行业的快速发展。经过反复思考,邱建林郑重选择了纺织行业,决定在纺织这个领域干出点名堂来。“1988年,我购置了14台织布机,办起了萧山工艺布厂。没想到,一晃就在纺织行业摸爬滚打了整整30个年头!”邱建林感慨道。

邱建林出生在浙江萧山衙前的一户贫寒家庭,1976年中学毕业后,刚满13周岁的他便开始与村里的大人们一起到钱塘江畔的围垦土地上劳作挣工分。“因为穷没有机会,必须卖命干农活,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干出模样来……”邱建林暗暗地对自己说。

但邱建林的战略眼光不止局限在国内。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步伐加快,如何参与国际竞争成为他思考的另一个问题,一个更具国际意义与战略价值的产业版图正在悄然酝酿。他下决心带领恒逸绘制新蓝图:建百年长青基业,立世界名企之林。

1991年8月,衙前镇党委书记又一次找邱建林谈话,组织决定把他调任另一家濒临倒闭的镇办小厂——萧山色织厂担任厂长。这次临危受命,使邱建林又变身“拼命三郎”,改写了萧山色织厂的历史,也成就了他人生的巨大转折。

此外,围绕“集中精力、发挥优势,扩大主业规模,向产业链的中上游挺进”的战略部署,恒逸集团还分步剥离了织造业务。

同时,恒逸集团还在1996年制定了第一个5年发展战略规划,从此确立了“纵向一体化往上游发展”的战略。

但随后,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摆在了邱建林面前。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爆发,使正处于成长阶段的中国民营经济受到较大影响。在此大背景下,恒逸如何才能保持和巩固既有优势?考虑到印染业务当时缺乏核心竞争力,邱建林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把尚能维持赢利的印染公司停业转产。

“扭亏厂长”咬定纺织不放松

“进退有常,强大有道。战略上的进与退不同于战术上的攻与守。搞企业是一个长期行为,在危机面前,谁能占得先机,并能灵活应变,谁就是赢家。放弃一块业务并不丢面子,企业不思进取,发展不了,纳不了税,才是真正没面子的事!”邱建林说,放弃赢利的业务是因为不符合恒逸发展的大战略,放弃是为了集中更多的精力做好化纤。同年7月,邱建林费尽口舌,终于统一了董事会成员的思想,作出了“壮士断腕般”的抉择。

更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受低迷的经济环境影响,国内部分纺织业人士一度抛出了“纺织是夕阳产业”的论调,但即便已决定放弃印染,邱建林对纺织业的发展前景却丝毫没有动摇。

邱建林出生在浙江萧山衙前的一户贫寒家庭,1976年中学毕业后,刚满13周岁的他便开始与村里的大人们一起到钱塘江畔的围垦土地上劳作挣工分。“因为穷没有机会,必须卖命干农活,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干出模样来……”邱建林暗暗地对自己说。

You may also lik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