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高级定制 裁缝手心生花www.2003.com

消费观念的变化,直接地体现在了人们的日常衣食住行之中。今天是“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除了消费者权益的保护之外,消费观念的变迁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服装高级定制 裁缝手心生花
8月16日~8月29日,记者带着好奇走访北京、上海多家裁缝店、高级定制店发现,传统的裁缝工作已经从衰落走向复兴,但一些口碑相传的“私家”裁缝、高级定制设计师正日益受到欢迎。

1983年,国际消费者联盟组织以消费者的“四项权利”作为基础,确定每年的3月15日为“国际消费者权益日”。这四项权利规定,消费者除了有权获得安全保障、有权获得正确资料之外,也有权自由决定选择和有权提出消费意见。

位于北京市烟袋斜街的胡景源裁缝店店面

自由决定选择,表达消费意见,这些权利从另一方面说明消费者正以其消费观念选择他们的衣食住行和生活方式,从而产生一定的社会影响。

服装高级定制 裁缝手心生花www.2003.com。胡景源师傅在剪裁布料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实际上,一件衣服就能折射出70年来人们消费观念的变迁。老裁缝的量身定制一度是人们倚赖的制衣方式;凭票供应的年代,自己买布料学做衣服,是老一代人的共同记忆。改革开放初期,效仿欧美潮流成为时髦年轻人的心头好,从日本、中国香港托人带衣服是门好生意。而如今,人们穿衣的选择更趋多元化,既有裁缝工艺的复兴,也有人执着于购买海外的高级成衣,更有人迷恋古着,喜欢再生衣,有闲暇的职工则拿起剪刀,自己裁剪衣服。

一条软尺,一枚顶针,一支粉笔……裁缝胡景源将两米大红的丝绸裁剪,店里挂着各式旗袍,缝纫机的吱呀声荡满了整个屋子,与北京烟袋斜街外的灯红酒绿形成强烈对比。20平方米的小屋里,每天都会诞生旗袍,胡景源将自己所有的爱都缝制在旗袍中,30年,从未间断过。只是时代在变,她从普通的裁缝进化成高级定制设计师。

毫不夸张地说,当下的服装消费观念,五花八门、百花齐放。小小一件衣服,将职工的生活方式,审美观念以及消费选择和意见、观念的变迁表现得淋漓尽致。

8月16日~8月29日,记者带着好奇走访北京、上海多家裁缝店、高级定制店发现,传统的裁缝工作已经从衰落走向复兴,但一些口碑相传的“私家”裁缝、高级定制设计师正日益受到欢迎。

裁缝心里的一本账

专注细节的私人定制

在裁缝铺子做衣服一直是中国人热衷的服装消费的方式。从莺莺燕燕的旗袍,到效仿国际最新潮流的成衣,都由裁缝的一双巧手裁剪缝制。“我师父不只是手巧,眼力也是极好的,以前帮人定制旗袍,只消看顾客的一眼,什么身材适合什么衣版,大概穿什么尺码,心里就有数了,再拿卷尺来量,也都是八九不离十。”王方兵每次说起带自己出道的师父,总会翘起大拇指,话语之中满是由衷敬佩。

“私人定制”、“纯手工”、“高级面料”……这些字眼注定了定制服装的高起点。在北京金融街购物中心内设店的珊瑚衣坊就是一家走高端路线的裁缝店,周桂杰师傅说,人们对定制的理解是高档、精致和独一无二,因此设计师不仅会专注于服装的整体款式,也会对每个细节精心打造。

曾经是纺织厂职工的王方兵,因为偶然的机缘,拜到裁缝老师傅门下从小学徒干起,这让他对人们定制成衣的消费观念变迁了然于心。“学裁缝不算难,尤其是我出道的时候,人们也只会定做几种款式,做做衬衫、裙子、旗袍,做做西装,都是逢年过节和结婚时候穿的,”王方兵表示,虽然裁缝的剪裁手法和工艺流派众多,但针法、剪裁之类的都是裁缝的专业,对于消费者来说,他们关心的并不是这些,找裁缝来制作的衣服几乎都是要在比较重要的场合穿着的,讲究的是得体、好穿。

一些奢侈品牌,如Givenchy(纪梵希)、Chanel、Dior每年除了专场新品发布会,还有高级定制的专属秀场,这直接导致高级定制概念的附加值也一再扩展。“一些人疯狂追逐高级定制,仿佛再平庸的容颜和身材一旦穿上这些服饰,就能立刻妖艳起来。”上海一位热爱时尚的公务员潘洁丰说,“高级定制胜在量身制作,适合你的身材,放大你的优点,而非价格昂贵。”

后来,人们的消费观念发生了变化,王方兵中式旗袍还在做,但西式的套装做得更多。上世纪90年代,在南外滩董家渡已经有了自己的铺子的王方兵,与时俱进,自己学习了西式的剪裁方式。那会儿,除了顾客自己带着样衣和布料上门找他们做衣服,时装杂志销售很是火爆,每个月,只要那些杂志在报亭发售,就有顾客直接带着新买的杂志找上门,在王方兵面前把杂志摊开,指着其中的照片说,就按这个做。一开始,王方兵有点哭笑不得,其实顾客的身材未必适合这套衣服,“但既然是找上门指定做,那就做呗,不过,虽然是按图索骥、依样画瓢,但你得想办法做到让图片上的衣服适合客户的身材。”遇到这样的情况,就要尽力和顾客沟通,性格内向的王方兵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练就的口才。

举起一件现代风格的旗袍,胡师傅告诉笔者,别看一件旗袍风格简单,制作却需要20余道工序。测量、设计、制图、做样板图、比例剪裁……一针一线制作,哪怕是一件简单的旗袍,也要花费2天时间。“如果顾客要求高,需要绣花,那可能时间要翻十倍”,一件带有绣花的旗袍需要制作20天。

当然,他对这样“依葫芦画瓢”的方式并不认可,认为这只是消费者的一时之选。“我也碰到过穿衣的行家,他们也都说,其实东方女性的身材还是比较适合穿旗袍的。”果不其然,几年之后,定制旗袍的风潮再起,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王平说,高级定制服装的面料大多为纯天然材质或进口材质,仅这一项的造价就比普通成衣高很多。再加上定制服装从裁剪到缝制再到镶嵌纽扣和饰物的整个过程都由纯手工完成,因此人工成本也很高,而这些成本都将被折算在定制服装的价格里。

2002年开始,上海南外滩改造,董家渡一带开始拆迁。分散在董家渡街头的裁缝店铺和裁缝师被迁入了同一幢大楼,每一位裁缝摊主都是老板。因为租金有压力,所以他们的经营方式从来料加工等多种形式变成了“连工带料一起做”。老板从江浙一带批发面料,由顾客在店里挑选面料做衣服。

工序复杂的量体改衣

因为大批裁缝被集中在一起,竞争就变得白热化了。据说,直到前两年,这里的定制价格还保持在了十几年前的水平,比如做西装、大衣,一套需要10个小时,价格500元,花三个工时的衬衣价格是120元。虽然和伦敦萨维尔街做一套西装要50小时的“高定”仍然有着区别,但是这样“亲民”的量身定制服务和价格,牢牢仍然吸引着市民和游客。

“我从最基本的踩针、缝纽扣学起,逐渐学会量体、裁剪、缝纫、熨烫等各道工序,并开始尝试各种式样、不同难度的服装裁剪缝制。”王平告诉记者,自己跟随伯伯学艺,学成后做起了旗袍缝纫生意,一干就是30多年。

“这里的故事很多,招揽客户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门。”用王方兵的话来说,很多老板都给自己起了英文名,见到新顾客,就随手递上中英文双语名片,遇到外国客人会用简单的英语招呼。但裁缝老板的精明,不只体现在名片和招呼上。据说,有身材姣好的顾客找这里的裁缝老板做新式旗袍,老板看了这位顾客一眼,便给出了很优惠的价格。顾客拿到了旗袍,穿着效果相当满意,于是,旗袍便成了她在各种亲友聚会上的“标配”。结果,她的亲朋好友都慕名来找这家裁缝老板做旗袍,但是老板怎么也不肯再给出之前的优惠价。直到最后,老板才吐露他的心思,原来他一眼就看出那位顾客身材好,穿旗袍样子肯定好,所以打算以优惠价拿她做招牌,用“眼见为实”的口碑来吸引她的亲朋好友。

采访时,王平一直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儿。一件旗袍半成品,在他娴熟的手里像在跳舞。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